JUST A JOKE

戏言而已w

【翼克AU】【ABS】BAYONET CHARGE (13)

发现这边忘发了233

不过说实话挺忐忑的。一方面写脑洞很开心,另一方面为自己捉急的表达感到羞愧

而且毕竟脑洞太大了,要增加对角色演绎……也就是说必然是OOC的

“这样真的好么?”写文的时候,发的时候,总是这样自我怀疑着过来的……

如果看的朋友能愿意多说两句就更好了。但是又很纠结想要获得更多评论和反响是否显得太矫情,是否自己还不够格

波动起伏的心情,大概也是挖坑的一环节吧233

不管怎么故作潇洒,果然还是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自己有用心在思索在表达在构筑的故事啊ww


*最近掉进了王国之心的坑里,阿库娅真好啊qwq故事讲得真好啊qwq嘤嘤嘤


HistoricalPics:

“我们可能都误解了古人”—— 图片为古希腊雕塑彩色还原像。
- 古人其实是喜爱色彩的!现代人已经习惯了白色大理石雕像,很少有人想象古代的雕塑其实都是彩色的。
- 几个世纪以来,我们认为古希腊雕塑的洁白表面是美的标准;在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努力在自己的艺术中效仿这种简单的审美。即使在今天,我们也期待着真正美丽的古典和古代艺术品的纯粹和朴素。
- 但是考古学家注意到古代雕塑也是具有一些色彩的,尤其是最近,用科学方法来揭示雕塑真实的颜色的工作开始进行。
- 通过X射线荧光,红外光谱和紫外分析,古典雕塑真实的意图开始展现,无论是装饰、丧葬、祭祀或是震慑,颜色有着不可忽视的意义。

HistoricalPics:

戈黛娃夫人(Lady Godiva)
- 约翰·柯里尔(John Collier)绘,约1898年;
- 戈黛娃夫人是盎格鲁-萨克逊贵族妇女,依据传说,她为了争取减免丈夫Leofric伯爵强加于市民们的重税,裸体骑马绕行考文垂的大街。(感谢 @爱丽丝梦游鬼门关 提示:夫人游街的时候百姓出于对她的尊重与爱戴,不约而同紧闭门窗,大街小巷空无一人。)
- 中世纪女子如果跨骑会被认为是男扮女装,是女巫。淑女们直到20世纪初仍只用侧鞍。
- 对,那个Godiva巧克力商标就是来源于此。
- 不打码不行😱

(*'▽'*)♪

Uuu:

亲友之前点的lalaland梗的翼克w


构图和小翅膀的手部有用到一些参考

【光敏】星芒夜

啊QAQ

辛言:

【只是一篇拖了很久的文章】
【日常不懂自己想写什么】
【日常想念她了而已。】


——————————————


确认了各个病房里的孩童们都已入了睡,医生将孩子们为光之战士准备的礼物放在星芒树下,随后走出房间,轻轻地关上了门。


光之战士鲜少的睡的很沉,并没有察觉到有人来过自己暂住的房间,随便一个翻身,盖在身上的被子滑到了地上。


“你啊……真是让人不放心啊……”有人用无奈的口吻自语着,捡起地上的被子重新为光之战士盖上,“你倒是……过去一点啊……滚到地上了我可不会抱你啊……”


废了点劲在不吵醒对方的情况下把在滚落床边缘试探的光之战...

HistoricalPics:

J·R·R·托尔金为自己的《霍比特人》绘制的插图。
- 真的很喜欢这种腔调。

HistoricalPics:

这个冬天北美太冷了,这是目前尼亚加拉瀑布的样子。

【翼克AU】【ABS】BAYONET CHARGE(12)下

差点忘发233

*说实话这章发前一直蛮忐忑的。想要塑造更为生动有趣的人物形象,试着增加了对话量,但又怕崩了人设




随心所欲的拉娘

啊啊啊啊啊啊啊万岁!!!

米田:

Verse 1
如金子般发光,阿莉塞率先挣出水面,她倒数一、二。
两秒后一串气泡从溟濛的水底冒了出来,然后是一个灰脑袋,大口喘着粗气,是莉瑟。
“是夜晚啊。”莉瑟说,在水底看见的光亮,浮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刺眼。就着柔和的月光,滩涂上两人手足并用地逃脱水面。

“没房间了,”毗邻海港的旅店老板娘抬眼看了看两人,年轻的女人带着个半大孩子,——令人不安的组合。
女人的脸尚有些稚气,如时下多数的年轻人那样眉眼不怎么慎重,看起来相当不靠谱。她穿着做工考究的鲑红色筒臑当,黄金港那些赤诚组的武士作战时会穿这个,牛皮卷制,外表上漆,胴丸一具。不过鲜有她这样腿包得严严实实,...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这可能是我看过最强的炸鸡文!

转载自:墨羽渣

【翼克AU】BAYONET CHARGE(11)

差点忘了……

①其实我根本不知道MP3能否时隔上百年还能运转,就当是一个美好的幻想罢x  ②艾德琳可能是跟海德林长相差个斜角的亲姐妹x ③听得最多的歌不一定是最喜欢的歌 ④想催更请多评论嘁嘁嘁

【翼克AU】BAYONET CHARGE(10)

“十二怒汉”是来自→ O网页链接 的群演,感谢转发 

MP3里的歌是 Aimer的Mine

挤时间填坑不易,珍惜网骗,请不要吝惜转评。卡文的时候真的很想找人多聊聊啊_(┐「ε:)_ 



【翼克AU】BAYONET CHARGE(9)

My darling, Stay gold  無邪気に笑ってくださいな いつまでも


↑配合 大橋トリオ的Stay Gold 食用风味更佳

↑什么?这首歌是谁的视角?你猜啊~ ヽ(・∀・)ノ


文笔这个东西,

无比赞同。这份“意愿”也经常被我简称为“用心写”,所以文笔不够好但若能让我看到那份用心,我也会喜欢这个作者

AlSiP/铝硅磷:

只能自己要求自己。
文笔不好的家伙,谁都看得出他文笔不好。但因为他文笔不好,就说“你不该写”“你不该打这个tag”“祝你原地爆炸”,这就很没意思了。
因为这是网络平台。我看到的每一个字,都是免费的。
文笔不好的人,没有欠我钱。

包括我在内,很多自称“写手”的人,其实都在练基础的阶段。
写手,和职业写手,和伟大的小说家之间,差着太大的距离了。而且写作,是一件努力和回报不成正比的事情。也就是说,即使定好计划、拼命读书、每天写稿开脑洞,我也不能确定我走的就是正确的路。
难道...

【翼克AU】BAYONET CHARGE(8)

So, so you think you can tell Heaven from Hell, blue skies from pain.


↑意义不明x

希望不要被吞


一个小纠结

想表现出她柔软的女孩子的一面

想写她天真烂漫的样子

但是又怕把她写成一个软妹子

怕简单粗暴刻画的外刚内柔的形象不够丰满太过刻板


倒是不怕写不出她的可爱美丽的万分之一

因为本来就写不出【噗

【翼克AU】BAYONET CHARGE(7)

其实风鸣队长听的是这首歌→ <正調>佐渡の二ッ岩 233


【翼克AU】BAYONET CHARGE(6)

善待作者,请不要吝惜评赞

某标签就不打了

——————


【翼克AU】BAYONET CHARGE(5)

疯狂被屏蔽,我也不知道这章怎么了……

上个传送门好了

戳这里

【翼克AU】【ABO】BAYONET CHARGE(4)

  “呼——未来好狠心哦。”

  即便是出了一身汗也没法完全摆脱睡意的立花响没精打采地对以严厉出名的王牌助理撒娇道。

  “响才是,加入开拓团都快一年了,还是不能做好着陆作战的体力管理,每次都这样输出溢出的话,以后可是会出大问题的。”面对自家Alpha的撒娇,小日向未来选择冷淡回应。

  未来看响乖乖地做着拉伸运动,没有像是往常一样插科打诨过去,心里多少有些安慰,反正也没打算唠叨个不停,转而问起装备的事情,“这次冈格尼尔调整后感觉如何,有没有不适应感?”

  “嗯……”响将右手重复着握拳张开的动作,回想着之前GEAR在身的感觉,“偶尔使力出拳后会感到震震的感……”

  “嗯?”未...

一叶知秋(千年)

我需要一个心碎的表情图x

雨之哀叹曲:

 @黑椰子殼 点的千年
————————————————

  夏天去得很快。

  她走之后,八云紫辞去了出版社的工作,回到幽幽子生前居住的老家,料理余下的后事。通往北国小城的列车有些颠簸,在窗边写完信笺的最后一个字后,赫赫有名的作家八云紫宣告了自己名噪一时的青春时代的终结。她望着窗外高速掠过的油菜花田,想起很多年前幽幽子在那场危机爆发时流露出的怜悯。她一语成谶:“紫,人不可能让另外一个人教她怎么活下去,怎么过日子,这是很悲哀的你知道吗?”梦想和现实已经在那些日以继夜的故事里让无数...

【翼克AU】【ABO】BAYONET CHARGE(3)

つるぎだ!


=============


  仅以几人轻伤的成果夺回考察站。

  与玛利亚恢复了联系并确认队伍周边动态反应已消失,医护班和研究员即刻展开工作。

  收起武装靠在一旁稍作休整,风鸣翼监听着队伍通讯中各种报告的通知,眼神则一直没有离开那显眼的红色涂装GEAR。

  经过一番激战,风鸣翼队中唯一的Omega女孩明显有些力不从心。只是她似乎有比休息更重要的事情,此刻正迈着有点沉重的步伐穿梭在战场,四下检查被击倒的人形残骸,不时蹲下仔细查看。

  然后,翼看到在某一具遗骸前,那个比其他队员明显纤细外廓一瞬间变得僵硬起来,不禁担忧的放大监视器里的画面。

  画面内,那个...

亲,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PO太可爱了

沐夏Charlottle:

  是的,大家都明白我是什么意思。最近各类ABO科普主页如雨后春笋般浮现于新浪微博,在毁了我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同时,我一个中二病耳根子软的甚至认为这些都是真的,真实存在的,好吧,我是开玩笑的。

  有关于信息素的味道:水果糖味、奶油味、苹果味、樱桃味、牛肉味、羊肉味、韭菜盒子味、兰州拉面味.....【喂后面的几个在开玩喜吗?】

  大家喜欢什么味道呢?反正闻着都挺饿的,辛苦各位Alpha了。EC的话,Charles如果是O,那估计是甜香?奶油味?那么如果Erik是O呢?青草香?亦或者是某种古龙水的气息?麝香?反正脑补...

【翼克AU】【ABO】BAYONET CHARGE(2)

  经过短暂修整,先驱号考察队决定翌日再次着陆。

  上次的意外遇袭让总司令十分在意,于是决定由风鸣翼所带领的“星隼队”担任此次侦查任务护卫,并重新选择了着陆点的位置。

  作为副队长的玛利亚自然也参与到行动中,主要负责布置在登陆舰附近的防线。


  考察队逐渐行进到一片低矮阔叶林中,风鸣翼将天羽羽斩的复合式战剑切换到步枪模式,一边警戒着一边走在队伍的最前方。

  地上隐隐的足迹经过万用工具分析对比,却意外的获知与上次作战的巨兽吻合。自上次击退巨兽后,再未监测到巨兽的身影出现。明明已经离开了事件地段,为什么在这里也能……

  “翼小姐,听说这里,和母星地球很像?”

  通讯器中立...

【翼克AU】【ABO】BAYONET CHARGE(1)

【我觉得这边应该没人知道这个号,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人看到】

【即使知道了也请不要拆穿233】


  风鸣翼第一次见到雪音克莉丝,是在一个没有任务安排的日常训练课上。

  总司令风鸣弦十郎将身着红色训练服的少女带进训练场时,那娇小的身影和靓丽的容颜,霎时吸引了众人的视线,引起了一番窃窃私语。

  “咳咳。”总司令轻咳两声,用如往常洪亮的声音向众人说道,“这位是雪音克莉丝,大家的新伙伴,请各位多多关照。”

  随后风鸣弦十郎顿了顿,示意少女自我介绍。然而身侧的少女毫无动静,他轻轻地拍了拍雪音的肩膀,温柔而坚毅眼神透着鼓励与期待。

  雪音克莉丝皱了皱眉头,颇为勉强的鞠躬示意,撇着嘴憋出...

写出这些句子的人,我十辈子都追不上了

“水消失在水中”

阅读文字:

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卡夫卡 《误入世界》


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


傍晚,街上车水马龙,一大群嗜血的蚊子从沼泽中飞起,带着一股柔柔的人粪气味,温热而伤感,扰得人从灵魂深处泛起对死亡的坚信。——杨玲译《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们有很多的声音而没有真理,我们来自一个良心却各自藏起。——穆旦《隐现》


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博尔赫斯


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但这里也有光芒。 是正午的磅礴大气在照亮我,一万种不适在...

© JUST A JOKE | Powered by LOFTER